竞博电竞体育赛事平台-对话《金银潭24小时》- 钟鸣:无论多艰难,都要带给病患生的希望

今天晚上7点

以上海援鄂医疗队群体为原型

创作的广播剧《金银潭24小时》

在上海新闻广播(FM93.4 /AM990)

以及武汉音乐广播(FM101.8)首播

今天中午,上海人民广播电台

《市民与社会》节目与该剧医学顾问、

国家卫健委指派上海援鄂首位医学专家

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钟鸣医生

导演徐国春、演员徐梓嘉

进行了对话

金银潭的日日夜夜,

最怕病人

就这样消失在眼前。

钟鸣:剧中呈现的抢救场景非常真实,几乎每晚都在金银潭重现,就连最后那个微信的声音也非常真实。很多时候我们抢救完病人,确实会收到来自家属的微信,有时也会有一种无力感。

这种无力感更多源于情感上。每当看到患者渴望生存的双眼,听到他们相互鼓励的声音,我们发自内心地想要带给他们和家属好消息,但是特殊时期有时候就是事与愿违。所以我们很多时候,很害怕面对病人亲属发来的微信。

钟鸣:其实在去往武汉的高铁上,我并没有预感到后面的困难会这么大。当时我是很有自信的,毕竟在医院工作了20年,生生死死经历的多了,哪怕08年被困在汶川我也没有害怕。但这次确实有很大的不同,我们对新冠的了解很少。

而且在这次疫情中,医患之间很容易建立起一种特别的情感联系,但是疫情本身又非常残酷。病人病情恶化、离世往往发生得很快,这种转瞬即逝一方面让我们对自己的专业自信形成否定,另一方面会带来一种感情上的冲击。

一个活生生的与我们建立了感情的病人就这样消失在眼前,这是巨大的挑战和折磨。

图说:从左至右,梓嘉(饰夏晓燕)、钱芳(饰沈欣梅)、符冲(饰周军)和李元韬(饰陈捷)

24小时,生死时速。

《市民与社会》主持人秦畅:在短短的24小时,多位患者离世,是不是有意为之的创作,营造戏剧冲突?会不会为了表现冲突,把某些情节夸张化了?

徐国春:从创作者的角度,我们确实有时间安排上的考虑。因为所有的故事情节和人物都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。

但形式还是由内容来决定的,我们创作剧情和刻画人物时阅读了大量资料,有很多报道和资料中提到,患者的病情在几天或者更短的时间急转直下,失去生命。这是新冠肺炎的一个特点。剧中几位患者突然离世的过程都有其典型的意义,都从侧面反映出疾病的危险性。

钟鸣:可以说这些都是真实的。

在24小时之内,病人从很清醒、能跟我们沟通交流,到有症状恶化、突然去世,很真实的。在疫情早期,我们有很多这样快速失去的病人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说“很难”、“出乎意料”。

作为国家的专家组成员之一,我们(专家组)从武汉回来后,我自己也在反思我们的定位。我把疫情比喻成是海啸,当惊涛骇浪扑过来的时候,总要有立在最前面的那块礁石,礁石不断地接受拍打,去感知海啸的力量,了解这种力量之后,我们就有可能应对它。

在金银潭我们医疗队确实遭遇了很大的困难,承受了非常大的压力。但之前的失败、痛苦,都被总结出来,为国家治疗指南更新完善提供了依据,也使得我们的治疗越来越有方向性,越来越准确。

图说:从左至右,符冲(饰周军)、导演徐国春、吴静(饰张爷爷的女儿)

《市民与社会》主持人秦畅:剧中的周军,原型是钟鸣医生吗?

徐国春:是钟鸣,又不是钟鸣。我觉得周军是一个群体的象征。他的身上有钟鸣医生的影子,有张定宇医生的影子。他是一个艺术形象,是在武汉一线,所有医护人员的群像。

这里没有振臂高呼的口号,

有的只是坚实地踏出每一步。

钟鸣:这个片段把我拉回到在武汉的日子。我们也送别过战友,感受过那种痛苦。

我只是数以万计的平凡的医务工作者中的一个,面对未知的时候,每一个踏进红区、奔赴一线的医务人员,都是在用实际行动展现对医学事业的承诺。这里没有振臂高呼的口号,有的只是坚实的踏出每一步。

我很振奋,因为在我身边站着无数的战友,大家相互陪伴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刻。在这种特殊时期,我们看到了每个人潜意识下那种超我的无畏的精神。

徐国春:这个片段是全剧的结尾部分。剧中护士(夏晓燕的师姐)沈欣梅抢救无效去世了,对周军医生、夏晓燕护士来说,亲眼目送战友离世这个打击是非常大的。我知道此时此刻任何言语都无法表达医生内心的感受,但是我们是一部广播剧,从艺术的角度来讲必须有所表达。

我构思了很久,最终选择借张女士之口表达出来——人的肉体可以被消灭,但人的精神不可战胜。面对未知的疾病与一次次失败,所有医护人员选择向死而生,这正是全体医护人员的使命与担当。

金银潭24小时,上海90后护士夏晓燕遭遇了毕生最难忘的24小时——目睹病人转瞬离去、失去了可敬的师姐……至暗时刻,她和队长、和同事一起克服了重重障碍和艰辛,给病人送去了生的希望。

那一刻,她不仅重温了这段跨越时空的医学生誓言,更感悟到医学生誓言是每一位医护人员的灵魂所在、信念所在、期许所在。

图说:全剧结尾的医学生誓言由中山医院的医生们诵读完成

医学生誓言

健康所系,性命相托。

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,谨庄严宣誓:

我志愿献身医学,热爱祖国,忠于人民,恪守医德,尊师守纪,刻苦钻研,孜孜不倦,精益求精,全面发展。

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,助健康之完美,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,救死扶伤,不辞艰辛,执着追求,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。